麻省大学终身教授:不能只寄希望于用疫苗控制疫情


而更为虐心的是,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,医护人员必须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:

医院的医疗资源承受能力已到最大极限,院内的重症监护室已经满员,不少病人只能在急诊室和走廊上接受治疗。

答:委内瑞拉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。中方始终反对任何外部势力以任何借口侵犯委主权、干涉委内政,坚决反对非法单边制裁。

连续十几个小时、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。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:“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,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。”

当地时间23日,秘鲁卫生部确认该国新增3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患者数达395人,其中307例均集中在首都利马。据秘鲁卫生部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秘鲁全国已累计完成了7486份新冠肺炎病毒检测,其中822份采样仍在等待检测结果。

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: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...这太残酷了。

穿戴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在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工作。

该份声明同时提到了威尼斯一起类似的医护人员自杀案件。3月18日,一名任职于耶索洛行政医院感染科的49岁护士突然失踪,随后被渔民发现溺毙在河中。

据意大利国家医疗秩序联合会统计,从疫情爆发之至今,已有33名医生感染病毒死亡,当中50%是全科医生。另据统计,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医护工作者。

秘鲁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395例307例在首都利马